1. 首页
  2. 游戏资讯>仙剑奇侠传七剧情_仙剑奇侠传2_仙剑奇侠传二_仙剑奇侠传专区_仙剑奇侠传2攻略

仙剑奇侠传七剧情_仙剑奇侠传2_仙剑奇侠传二_仙剑奇侠传专区_仙剑奇侠传2攻略

  《仙剑奇侠传6》作为仙剑系列的最新版,使得仙剑系列的剧情进一步得到了填充。有玩家想要知道仙剑6的全部背景与剧情,却又不知从哪里入手。今天,就来大家了解一下仙剑6的背景与剧情。

  距仙六主线发生前万年,鲲为了集聚鹏化之力,开始在北海沉睡。

仙剑奇侠传七剧情

  距仙六主线发生前200多年,洛家决定以血缚定住热海,为此,本族热海守护站出来,决定牺牲自己造福一方,他被献祭而洛家血缚得以成功,四周有了源源不断的水源。

  此青年死后,发现自己无法转世、无法被人甚至是鬼感知。此后族中双子多有一位死胎,他发现自己可附身于死胎,并从另一子身上吸取生命力。因此马上附身于一人,告知自己第一世的兄长九泉天谴的相关,被第一世兄长格杀。

  仙六前若干年,一支禺族定居于北海一处广阔之地,建立了天晴之海。

  洛家的孤魂在洛家双子身上得以“永生”,他逐渐由一个愿意以死换取周边安详的人变成了一个内心阴谲的人。

  禺族女王聆夜在冥想中感知到了一个巨大的沉睡意识,并尝试与之交流。

  鲲透过聆夜的双眼看到了禺族的万象,沉溺其中。

  距仙六主线一百年左右之前,聆夜生下了朔漩。

  距仙六主线二十年左右之前,洛昭言、洛埋名诞生。洛埋名出生本为死胎,被洛家孤魂占据。

  洛埋名从小就与洛望平讨论解除九泉天谴的事。

  居十方母亲离开衡道众,回到景安,生下居十方(此条为推测)。

  洛望平冒死找到闲卿,求他为自己分些法力去救自己的女儿。回到洛家,与洛埋名的对话被洛昭言听到。依洛昭言之愿,洛埋名抹去了洛昭言有关“埋名借昭言生命力而生”的记忆。

  莫徊引闲卿的仇家偷袭失去了一半法力的闲卿,被顾寒江所救。

  顾寒江在长河村救下明绣。

  因莫徊提供信息,闲卿了解到自己修为的去向。

  约同时,鲲开始苏醒,她的举动令天晴之海崩毁,大多禺族陷入沉睡。聆夜拼死彻底唤醒鲲,鲲意识到自己造成的后果,停止飞升,借聆夜之形化为柷敔,为受伤禺族进行治疗。

  距仙六主线前七年,柷敔意识到自己没有足够的力量治疗全部禺族,于是选择了血缚离自己最近的九泉泉眼:雾魂。

  雾魂守护、衡道众大统领嬴旭危感受到此事,并因此遭受天谴内脏受损。他率部众赶到雾魂,发现自己无法与柷敔抗衡。无奈之下,与柷敔协商,由衡道众为柷敔提供足够吸食人类生命而成的启魂珠,柷敔只吸食少量的雾魂之力,以此避免泉脉紊乱。

  衡道众开始扶持启魂圣宗。

  又过了一段时间,柷敔发现启魂珠一并带来的还有人类濒死前内心的恐惧与阴暗,这些负面情绪不断的侵蚀柷敔。为避免柷敔最终失去理智,双方商议以柷敔骨血创造一个能伤及柷敔元神的武器,孕育在柷敔体内,与一人设定秘法,令“武器”只听从于他,与他共鸣以使此人未来能够运用“武器”所含力量来击杀柷敔。由于嬴旭危内脏严重受损,共鸣一职由扁络桓担下。为在不需要时避免“武器”的强大力量带来其他问题,嬴旭危、葛清霏和绮里小媛为“武器”施加了封印,抑制其力量,同时也抑制了部分感情。

  “武器”诞生后,沉睡在天晴之海。

  衡道众将“武器”接往驭界枢,临行前,柷敔为“武器”取名为“祈”。

  祈在驭界枢沉睡,期间扁络桓曾多次要求让祈苏醒由自己来带领,暗中会和祈说话。

  洛昭言继任洛家家主,明绣、居十方加入正武盟。

  祈从驭界枢被不明人士盗出,被嬴旭危拦下。被“挟持”的扁络桓下药将嬴旭危放倒,留下一封信,并告知他自己来自三年后,将去往九泉之龙潭。

  七月十四,越今朝和祈在晋北乌岩村被发现。

  顾寒江察觉到无垢异动,乘云来石前往查看,并在寒髓看到了代表越今朝和祈的并蒂花。

  衡道众发现越今朝与祈能够共鸣,甚至更好于扁络桓。

  嬴旭危坚持要求两人在人界游荡,并要求扁络桓暗中跟踪监视。

  越今朝、祈醒来,禺族将军临渊谎称自己是外族人,为他们二人留了些钱财。

  衡道众发现乌岩村矿洞中的大量龙晶,开始开采。

  越今朝对自己的过去一无所知,左眼有一个做工很好的眼罩,左眼瞳色为金色,瞳孔为S型,看不到东西,只是能看到一些奇怪的残影。

  八月初七(设不是闰七月),越今朝从矿洞脱险,双越吃鸡蛋面定七月十四为生辰,越今朝让祈跟自己姓

  八月十五,双越离开乌岩村,开始寻找过去。

  越今朝发现自己左眼看到的都是之后将会发生的事,借此,两人平安走过了好多生死关头。

  越祈做梦的时候总会梦到两个女性和一轮明月。

  由于扁络桓泄露消息,启魂圣宗宗主被正武盟在景安消灭。

  双越一路游荡。越今朝“看到”盈辉堡的洛昭言,于是前往。

  在盈辉堡,越祈被启魂圣宗“骗”走了钱。为了取回钱,越今朝假意为孟诚充当打手,和前来追查邪教的洛家家主洛昭言相遇,仙剑六正式开始。

  洛昭言与双越不打不相识,三人商讨之下,合力攻下了浮金堂,高骁和孟诚逃往落日部。

  越今朝要求跟着洛昭言追查邪教。温仰托付洛昭言照顾居十方。明绣在盈辉堡遇到追查修为的闲卿,并启程前往落日部除妖。

  一行人在金翠洲遇到了禺族派来与扁络桓接头收取启魂珠的朔漩以及居十方。

  众人到达洛家,洛埋名感知到了越祈身上的神农之力。

  洛埋名推断出落日部,众人启程。

  临阳道众人救下朗莫,为提防村中有邪教成员,众人将计就计,将朗莫安置在恰好在村中的扁络桓处,并故意泄露怀疑村中有邪教徒的想法。

  依洛埋名指示,洛昭言询问越祈热海相关,无果,被扁络桓听到。

  邪教徒刺杀朗莫不成,被扁络桓杀死灭口。虽然祈被命看住扁络桓,但祈完全服从他,无法执行。

  众人发现密室,越今朝因为左眼所见,很自信的直接触发机关去开箱,扁络桓突然来到,越祈为护他不受伤害而中毒。闲卿因密室异草气味与扁络桓处气味相同而怀疑扁络桓与邪教关系,趁机逼迫扁络桓解毒。

  洛昭言将邪教钱财分发给被掳百姓作路费,启魂珠被一并散发。箱子中发现一枚连扁络桓也不知道来历的晶石。

  越今朝怀疑朔漩与自己和祈的过去有关,众人与朔漩冲突,朔漩妖类身份被发现。

  确认扁络桓身份,众人将他“请”回洛家。

  洛埋名与扁络桓接触,谈话见扁络桓不敌洛埋名算计,双方谈论了一些事宜,洛埋名将一瓶热海之水交给他。

  越祈认出晶石来自乌岩村。

  众人押送扁络桓前往景安,路上被葛清霏与绮里小媛拦截。争斗中越今朝被打下山崖,越祈追了下去。

  辗转之后,众人到达与青山。

  借由热海之水,嬴旭危开始和洛埋名接触,并前往洛家庄。与此同时,洛家一颗名为“热海”的红宝石在盈辉堡商行大肆展示。

  洛埋名与嬴旭危面谈,嬴旭危陈清利弊,洛埋名为了给洛昭言留一个安稳的六界,并为了达成自己多年夙愿,答应合作。作为交换,嬴旭危将解缚之法告知洛埋名。

  大约在此时,嬴旭危前往归墟,以龙骨一角为材料,伪造了热海钥环并交给洛埋名。

  之后直到洛家大祭,两人分别商量好告知柷敔热海游移轨迹、以居十方或者明绣为关键将解缚术法送入雾魂处的方法等全局。

  顾寒江带越今朝等人前往寒髓,告知他们当初无垢异动之事。越今朝和越祈得知了自己的命运与九泉相关

  众人到达景安,与先前到达的洛昭言回合,得知扁络桓是正武盟派到启魂圣宗的卧底。

  柷敔得知热海所在,与嬴旭危同时到达洛家。嬴旭危洛埋名二人合作欺瞒柷敔,商量好了早在计划中的决议。

  清剿邪教过程中众人发现了启魂珠的秘密。

  众人决定前往乌岩村一探,闲卿告诉越今朝临渊是妖,众人合力制住临渊,逼他说出事实。情急之下,临渊编造了扈生之说,并将众人带到天晴之海,见到了柷敔。

  回到人界,正武盟开始发动邪教总攻,顾寒江前来帮忙。

  众人遭遇嬴旭危,扁络桓真实身份曝光。嬴旭危从内部彻底摧毁了启魂圣宗。

  为关闭机关,顾寒江身死,将无垢钥环传给明绣。明绣为救顾寒江,欲到能“唤回逝去之人”的龙潭。到达之后得知了条件,遂放弃。宿何告诉越今朝他不日即将死去。

  被传送至乌岩村的众人决定为村民去探查预言了村子毁灭的天启泉。越今朝不慎破除沉睡应龙的封印,众人引他到浮空峰,借救人留下的屠龙之阵和扁络桓暗中催发启魂珠力量,以及越祈能力的爆发,众人战胜应龙。嬴旭危担心此战有损越祈封印,加上柷敔神智崩毁不可避免,遂派葛清霏前去带越祈和越今朝回驭界枢。

  回到与青山,之前洛昭言托付洛埋名追查落日部启魂珠一事,如今仅剩朗莫尚未遇难,众人启程前往芒宛寨。

  另一方面,洛埋名将众人行程告知嬴旭危。嬴旭危阻拦扁络桓前往不成。扁络桓到达芒宛寨,与朗莫达成协议,以此救他的妻子。

  朗莫按计与今朝一行相遇。言语之中露出破绽,被今朝闲卿察觉。点破后,众人将计就计,与扁络桓等人开战。越祈由于秘术原因,无法出手。

  越今朝即将被绮里小媛重创之时,越祈力量爆发,为保护绮里小媛,扁络桓受重伤。因违背秘术,越祈昏迷。闲卿以杀死越今朝相要挟,绮里小媛只带走了越祈。越今朝发现了自己左眼“扁络桓视角”的秘密。

  扁络桓已无法承担与祈之共鸣。嬴旭危将三年前的信交给扁络桓,真相大白。

  众人怀疑洛埋名透露了行踪,回到洛家追问。洛埋名将一行人锁在法阵内,趁着洛家大祭,以亲族之血解除血缚。

  洛昭言提前走出法阵,为保护她,洛埋名强行终止术法,虽然血缚解除,但灵魂受损严重。洛埋名跟着禺族与衡道众离开,前往锁河山。

  锁河山上,洛埋名向朔漩表示自己有意与禺族交好,在将假热海钥环交给葛清霏后,提出由柷敔送自己下山,趁机将热海游移轨迹告知。

  洛昭言被洛家外戚误会,洛埋名在将与嬴旭危商议好的给居十方和明绣的信交给藏锋后,主动承担了属于自己的罪责,被洛宁杀死。临死前将热海钥环交给洛昭言。

  众人回到景安,嬴旭危直接前来告知越今朝越祈在锁河山。越今朝等人前往追查,得知了扁络桓信的内容。

  扁络桓要求嬴旭危补偿祈与越今朝。

  众人前往雾魂,交谈之下,柷敔认识到自己无法阻止时间之流,于是以热海钥环为交换,放众人前往。

  一行人回到前些日子的乌岩村,为了引导越今朝的追查,将龙晶放入机关箱。

  又回到三年前的驭界枢,盗走越祈,为嬴旭危留下信。到达归墟,扁络桓以自己的存在为代价,换取了生命健康、可与祈共鸣但注定短寿的越今朝。

  众人将祈和越今朝放到乌岩村,回到三年前。此之前,嬴旭危由雾魂进入三年前的归墟(由归墟界督所说,可知是在三年前的归墟),与宿何约好对越今朝和越祈的补偿。

  从此时开始,世上再无扁络桓的丝毫痕迹。

  越今朝得知柷敔开始疯狂吸食人类生命力,前往景安提醒,但没能来得及。此后,正武盟同意与衡道众合作。

  越祈梦中明月彻底变红,柷敔请求越祈到天晴之海终结自己。

  居十方和明绣收到洛埋名的信。十方前往葬风源,牺牲自己,重伤朔漩,将解缚法术送入雾魂。

  葬风源之战正式开始,明绣为居十方之事所憾,听到嬴旭危说无法确定鲲鳞甲薄弱处,遂以双眼为祭,在无垢处看到了未来,并告知嬴旭危。

  鲲被驭界枢击中,鳞甲脱落,葛清霏和临渊重伤。衡道众三人为越祈解除封印。

  越今朝和越祈终于接近柷敔,一番战斗后,越今朝封印了柷敔的元神,而自己的生命也到了终点。

  在葬风源之战完成后,为保朔漩能够控制鲲的意识,嬴旭危决定为鲲提供少量热海之力。此举将会摧毁整个盈辉堡。洛昭言等人将城中居民以暴力赶走,引得正武盟以为衡道众与禺族合作,于是来攻。打开热海后,众人阻挡了正武盟的进攻。鲲彻底被嬴旭危引入时间之隙,众人也从盈辉堡离开。

  最终,明绣回到与青山,洛昭言随闲卿去寻长生之法,越祈找到嬴旭危,借雾魂钥环到达归墟,以自己换回越今朝。此时,三年前嬴旭危的请求为宿何记起,遂以两人存在为代价,创造出了“祈”和“越今朝”。

  多年之后,景安城中。闲人说书,波光如旧。相依的此生不换,相恋的同甘共苦,有志的终得胜名,无心的淡看江湖。终得相聚?还是物是人非?然而无论何种记忆、情感、思想,都终究是归墟中那潺潺之流,抑或,连这点也没能留下?

女娲补天时留下的一颗灵石被珍藏在天宫的女娲殿内,女娲因触怒天帝伏羲而被革去神职,女娲神殿也逐渐荒凉,不知为何,那个灵石掉落在神殿外一角。

一天,一只仙鹤从凡间带来一棵芸香草种子,机缘巧合之下,种子飘落到了灵石旁,并慢慢地发芽成长成一棵芸香草,还结出了种子。天上一天,人间一年,芸香草和灵石就这样“相依相伴”了不知多少岁月。忽然有一天风雨之夜,灵石为了保护芸香草,弃自身而不顾,将一身的灵气护于芸香草,而免去了芸香草被风雨的凌虐,自己却被狂风吹入了轮回道中,不久芸香草籽被风吹落人间,变成了精,一段三生情愿就此生根……查看全部

同时,自灵儿封印水魔兽,七年后,灵儿突然在蜀山出现,激发了逍遥的恋心,正在即将于灵儿相会之时,魔族掌旗使风璘出现,逍遥与风璘交锋数久,逍遥胜,风璘败,风璘尽拿出昏迷中的灵儿将要挟,无奈,逍遥只得听风璘所命——束手就擒并中了风璘一掌,已无力再战。逍遥门下一12岁小徒弟,李碧霄,风璘也未想放过,被逼之下,碧霄跳下了万丈山崖,生死未仆……

此后,时间过去了八年,因为仙剑派李逍遥的失踪,派中已无强手对势,仙剑派最终不敌魔族之强势而落败,酒剑仙惨死,独孤宇云重伤不治,事后亦再无事迹,世间已被魔族占据了大半的自由,各大门派也因对抗魔族而遭灭门,魔族那独霸天下的野心就将实现,此时,正义之士为拯救苍生,将世间仅存的门派,合并为“剿魔剑派”共御魔族,其中以“五华剑派”最为庞大。就在一夜间,血溅剑门,一翩翩少年声称要找“五华剑派”张剑山因勾结魔族而寻仇……

此少年是何人?张剑山有何与魔族勾结?李逍遥的结局究竟是何?他与灵儿的恋情是分是合?仙剑派一落败,世间的命运有需谁去拯救?乱世又究竟与三生情愿是生是灭?一切尽在“创毅制作群” 《仙剑奇侠传外传宿命诀》

  《仙剑奇侠传6》结局是什么意思?很多玩家对这款游戏的结局不了解,下面小编就为大家带来仙剑奇侠传6剧情解析,希望各位玩家喜欢。

  虽然一路卡帧过来,读取界面奇长无比总是会磨掉些积蓄起来的情感,但是就剧情而言,前期的逗比日常总是会逗的我忍不住笑,而一个接一个的扑朔迷离的情节也总是能让我在摸不着头脑后又恍然大悟。后期积蓄起来的矛盾爆发之后,每一次情节的高潮都会让我盈眶落泪。干涸的泪痕还能隐约感觉到,只有与他们一起亲历过的玩家才能真正明白这许多次落泪,蕴含着多少情感。

  与游戏中的角色总是会更容易培养出感情,仙6也不例外。每一个角色都是有血有肉甚至能找到若干自己的影子,具体的评价就不说了,吧里有一个帖子写的已是十分详尽且共鸣。

  如果硬要说这部作品的主题的话,我觉得是命运。勉强算剧透地说,这部作品的结局让我想到最终幻想水晶编年史命运之轮,不知多少人玩过这个NDS上的作品,当时玩完之后也是像这回这样为剧情落泪不止。命运,真的是一个很复杂的东西。当最后男女主都不被伙伴所认识的时候,那个感觉真的太痛了。当然仙6和命运之轮还是有些不同。最后景安河边6人再聚,谁又还记得谁呢。

  泪腺崩坏是从顾大叔开始,顾叔的离去让我始料未及,前期他长辈般的行动与话语无不鼓励和支持着众人,却难逃一劫。但我也能明白,无垢中所看见的命运自己能够引导并保护,这样就足够了,这也是顾叔所认为的命运,与幸福。看着明绣趴在顾叔后背默默地流下眼泪,真的哭得好难受。

  然后就是埋名。埋名的故事令我心痛,不仅是因为200年的禁锢,还有自己为族人所背负的诅咒却要连累双生骨肉。其实埋名一开始是不以为意的,因为自己遭受的待遇不值得他去为亲兄妹付出。但是昭言的耿直,善良改变了他。他明白,这个家还是有关心他,愿意即使牺牲自己也要保护他的存在。他想要摆脱这个束缚,不仅为了自己,更是为了这个可爱的妹妹。牺牲万人而保全一人的无情的多情人,愿来生与你赏尽天下美景。。

  扁三哥的故事最是让我心碎,那一句“你的名字,叫越今朝”彻底让我泪腺崩坏。已经心碎到不忍再去回想。想说的只有一句:老三,我们等你回来。

  十方的死太令我意外,以至于剧情过到十方的信才反应过来。听着听着就哭了。一个懦弱贪生怕死的小子竟然最后视死如归,这样的勇气真的赚足了我的眼泪。结尾处数年之后看到了小十方的转世,我很想对他说,小十方,你是个真真正正的男子汉。

  今朝啊,这一路你最坎坷。最后却能从容地面对必死的命运,神似GC的拔剑之后,是你最后的一句:“我的祈……”是啊,同为创造之物,不到4年的光阴,你的身边只有祈,看似怕祈失去自己,其实更是怕自己失去祈。一路走来经历无数考验,终于能够坦然面对自己。终于能够,放开祈的手。超越今朝,面向未来,哪怕未来不再。被祈换出之后,故人往事已如烟,已没人记得祈是谁,越今朝是谁。何不擦干眼泪,和今生的祈一起再去创造美好的未来吧。

  祈。原谅我这么称呼你。懵懂不谙世事的你不知何为生死,却会觉得今朝如果死去自己会很难过。过度依赖今朝也使得自己不懂独立思考。虽然这三年都这么过来,也并无大碍,但是,这数月的境遇却令你们二人明白,要学会放手。今朝最终也没有得知他在你心中是怎样的存在,你却用行动告诉我们,独一,无二。顾叔的离去使得你心开了个洞,柷敔的离去让这个洞越来越大,而今朝的离去,则是让你的心消失了。

  今朝离去后,你的成长令人惊讶也令人心痛。那个曾经什么都粘着今朝的小女孩,已经这么独立坚强了。而这也只是表面,最后的最后,当看到你要换今朝的时候,莫名的眼眶湿润了——“我不如明绣姐坚强可以等顾叔轮回,也不如昭言姐,我没了今朝,什么也做不了。”“今朝真的会忘了我吗?……”或许会有人说祈这样做是对顾叔生命传承的反对,但是明绣已经做到了,我们还苛求祈什么呢?明绣没了顾叔,还有闲卿,祈没了今朝,还有谁?这让我想起接触仙剑6最开始的一句话:

  一生一念,一念一人。

  最后要说说老大,前期的无情,到后期的无私,默默承受着一切。清霏怪你装伟大,你却说,我们没人能称得起伟大。的确,衡道众为救多而牺牲少的做法在正义看来毫不可取,所以接受了这份罪孽也毫无怨言。你多次想阻碍信中所述,却无法逃离命运最终的捉弄:一次次面对老三命中注定的离去,一次次默默的在驭界枢喝酒,一次次的起身离去:老三,我们等你回来。一次次……最后老大走时背后出现又消失的喝酒的老三让我哭了;最后老大消失,小媛对清霏从二姐叫成大姐让我哭了;最后小媛对“乱扔垃圾的人”的抱怨和无助的眼泪再次让我哭了。可以说嬴旭危的故事所赚眼泪丝毫不比主角们少。

  守护是寂寞的,拯救苍生是疲惫的,被人遗忘是痛苦的,这一切嬴旭危都承担了下来,无怨无悔。

  “老三,来生,我们还做兄弟”

  大概就是这些吧,其实还有不少,像闲卿和昭言之间的情愫,埋名密室里的那些画,归墟的回忆之旅,明绣自刺双眼等,但是最让我落泪的角色和他们的故事还是以上这些。

  仙剑6带来的感动太多太多,我知道很多人喷她烂,我也会觉得这样的画面人物建模和动作,乃至战斗系统都做的不够好,和国外相比差距不少,而且优化做的也不好,游戏就没顺畅过,但是仙剑6讲了一个太凄美动人的故事,这样的故事让我已经忽略了其他种种,只是去用心体会。哪怕没有动作捕捉,CG表现力不够,透过音乐,声优的出色表现,我依旧能够体会到,他们每个人心中的爱恨情仇,留恋不舍。连着这几天能遇见这些人,亲见这样的故事,我很满足。谢谢。

  愿新生的今朝和祈能真正走向一个普通而幸福的人生。

  后会无期?后会有期。

  更多人物剧情介绍

  更多结局解析,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