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游戏风向>杀人俱乐部凶手是谁_我是谜因果剧本凶手是谁 凶手手法揭晓

杀人俱乐部凶手是谁_我是谜因果剧本凶手是谁 凶手手法揭晓

我是谜因果剧本凶手是谁呢?因果剧本中凶手的杀人动机是什么呢?凶手的手法是什么样的呢?接下来就跟随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凶手

杀人俱乐部凶手是谁

付一代

动机:

当年她是鼹鼠的女朋友,假扮成顾客以作掩护,参与了“粉红邂逅之星”抢劫案。事发当晚在郊外立安亭付一代与鼹鼠碰头,然后残忍杀害了鼹鼠,将鼹鼠的尸体和作案工具一起埋了起来,私吞了“粉红邂逅之星”。贾老大在之前,就嘱托了付一代,如果他遭遇不测请照顾他的弟弟,所以贾老大被抓后装作失忆,并没有供出鼹鼠和付一代。付一代回到父母身边,和父母冰释前嫌,开始发奋图强。三年后等事件渐渐平息,付一代去到法国将“粉红邂逅之星”卖给了一位私人收藏家。拿这笔钱做创业资金,闯出了今日的成就。2019年8月, .甄德惨苏醒,贾老大即将出狱,因为付一代今日的知名度,甄德惨只能联系到她,认为她作为当年的人质最靠近两个抢匪的,有可能会知道抢匪的特征,并向她了解当年韩情死亡的真相。付一代有了今日的成就,自然不愿失去,只有贾老大知道她的过去,贾老大是她的心病,她就将事情的经过添油加醋的告诉了甄德惨,并承诺帮助他向所有人复仇,以借助甄德惨的手杀掉贾老大。

手法经过:

8月底,付一代向甄德惨提供了所有人的资料还有资金以便他完成复仇计划。甄德惨多次询问付一代另一个抢匪的特征,后来付一代告诉他,已经请了最好的私家侦探去调查,另一个抢匪杳无音信,可能已经意外死亡了,不然警察也不会这么久没抓到人,甄德惨十分不甘心,付一代只能劝他道:贾老大就快要出狱,把帐全部算在他头上吧。之后甄德惨去见了甄无语,并给他留下一部手机。他心中已有计划,并且打算完成计划之后就自杀,所以想利用最后的时间多陪父亲聊聊。

9月初某天甄德惨在对房屋进行改造之时找到了当年韩情在求婚之夜留下的信件,再一次温暖了他的心扉,那一夜他放弃了杀人复仇,但是他要让过去犯了错的这些人深刻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之后付一代告诉甄德惨,贾老大9月12日出狱,可以利用贾一一将其诱来,因为付一代知道贾老大非常在乎自己的弟弟。

9月11日傍晚甄德惨将贾老大的弟弟贾一一骗去他的别墅并且注射了SS2019。而后每过24小时都会给贾一一注射一针,一共注射了3针。

9月13日,甄得惨要在韩情忌日实施计划。下午16时先是利用贾一一引诱贾老大去了约定地点,趁贾老大不备,给他注射了SS2019让其昏睡过去;又分别在18时将郝、20时将杨、20时30分将霉、22时将白,以同样的方式抓来;胡莱警觉性比较高,所以两人配合,甄得惨在前引诱,付一代背后偷袭,23时40分也将胡莱弄晕。然后把所有人搬回别墅,甄封死了大门,只有一条付一代和甄德惨才知道的秘密的暗道可以进出别墅。

9月14日早上,甄开始布置机关,他将所有人随身携带的物品,包括胡警官的配枪全部放在某个房间的抽屉中,付一代也将自己的随身物品放入其中。为了完成甄的复仇计划,付一代也必须参与其中,因为她也是当年事件的参与者。

中午13时20分,布置完机关,他们来到厨房,甄德惨从酒柜拿出一瓶红酒打开,倒了两杯,喝了一点,然后随意的聊聊天。之后为了万无一失,付一代又去检查了贾老大的机关,以确保机关能杀死贾老大,但是付一代发现准备杀死贾老大机关的枪里是空包弹。付一代立刻赶去甄所在的监控室询问,甄德惨告诉她,“之前在改造房子时,无意找到了当初韩情留的一封信,再次被她的柔情感化,她也一定不希望我沦为恶魔,她使我放下仇恨,我不会杀任何人,但是这些人一定要深刻的认识到自己曾经犯下的过错。我可以原谅别人,但我不能独自生活在没有她的世界里,结束之后我会自杀,去到她所在的世界,之后就拜托你了,带着所有人离开这里。”

付一代是无论如何要除掉贾老大的,现在临时的变故只能让她先杀了甄德惨。她立刻去拿了SS2019,趁甄不备注射进他身体,看着他昏睡了过去。

13:30付一代去到厨房拿了一把刀再次返回监控室,将甄平放在地上,脱去自己身上的所有衣物、折叠 好放在边、擦干净刀柄自己的指纹,用甄的双手握住刀柄,她再抓着甄的手,刀尖对准甄的心脏狠狠的刺了下去,一刀贯心,丝丝鲜血喷射在了付一代的身上和周围。(顺带一提付一代并不知道甄德惨的自杀方式,炸弹在保险柜里,甄德惨是要带着这栋别墅里的一切,连同和韩情的美好回忆一起灰飞烟灭。)

然后付一代在外面的浴室将自己身上的血冲洗干净,用浴巾擦干了身体,所以浴巾还是湿的。付一代又想到被封死的门,甄德惨原本的打算是要杀掉所有人,那条密道就是为了让帮助他的付一代逃出生天特别制造的,现在甄改变了主意并没有真的安放炸弹,不能除掉所有人,但付一代又不能在众人面前说出密道的事,那样等于自爆身份,所以拿着甄的手机,给通讯录里唯一的联系人“老甄”发送一条短信以及别墅改建后的图纸,希望可以借着甄无语来让众人发现密道逃出去,然后将甄的手机关机,擦掉指纹,带上了密室机关的门离开。(甄无语的剧本 里可以看出,

甄德惨对他的称呼是老甄,而短信里喊的却是爸爸,可以推断短信并不是由甄德惨发出去的。)

13:40付一代拿上自己衣服,还有厨房料理台上红酒的木头塞子,赤裸着身体去到贾老大所在的密室,将枪里的空包弹换成了真子弹。然后仅来到为自己和霉妖艳准备的密室房间。

这个密室的地上有一个挖出来的长方形水槽,里面装满了水,水槽底部还有大小不同、形状不一的百把钥匙,水槽旁边是两个被细铁链悬挂起来直径有一米五左右的空罐子,两个空罐子上方各有一个滑轮卡住铁链,原理就像跷跷板,重的一个落下,轻的一个升至空中。付一代先把霉妖艳放进其中一个罐子中,锁住她的两只脚。然后将另一个给自己准备的空罐子底部拇指般大小的洞眼,用刚才拿到的木头塞子塞住,在去到外面杨三轮所在的房间,取了梯子和水桶放置在罐子下方,她一次又一次上下取水倒进罐子里,直到罐子中水的重量超过另一个罐子里霉妖艳的体重,霉妖艳所在的罐子自然升到空中,然后将梯子放回原位,把水桶放到二楼浴室的角落,那颗空包弹放回二楼房间,将所有的密室门关好,回到自己所在的密室也关上门,拿着衣服、手环、锁爬进装水的罐子里,进去之后拔掉底部的塞子,水通过小洞排了出去,又通过地面的倾斜度流进了水槽中。当水完全排完,因为付一代和霉妖艳体重相当,付一代所在的罐子仍在下面,所以她通过跳跃的方式,让罐子升至大概和霉妖艳所在罐子平行的位置,等身体干透以后穿上衣服,把木头塞子放进口袋里,之后扣上头顶铁网上的锁和自己脚上的锁,静静等待他们醒来,付一代终于露出了她那邪恶的笑容。

14:32趁着客厅中只有抱头哭泣的霉妖艳,她将口袋里的木头塞子偷偷扔进茶几旁的垃圾桶里

我是谜雨夜来客剧本中凶手到底是谁呢?凶手的身份是什么呢?这个剧本的全部剧情是什么样的呢?接下来就跟随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雨夜来客凶手介绍

凶手是苏木成,本名叫刘涛。是组织上安排在贩毒团伙的卧底,贩毒团伙的大老板叫王柱,苏木成掌管着毒品的整个生产,但他从未见过王柱本人。张绍安是组织上派过去的线人。

雨夜来客剧情介绍

一年前,王柱交给了苏木成一大笔现金,让他按月给张绍安转账。因为张绍安的父亲病了,王柱怀疑了张绍安的身份,为了离间张绍安与他的上级。

苏木成认识张绍安,张绍安和苏木成的姐姐刘琳琳是一对恋人,后来,张绍安为了组织上交代的任务,与刘琳琳分手,两年后,刘琳琳被查出白血病,不久病逝。苏木成恨张绍安就是因为他从未去看望过姐姐。

苏木成向王柱交货的时候,误把张绍安当成了王柱。苏木成为姐姐感到不值。一开始,苏木成想忍下来,向组织汇报张绍安叛变的情况。但是,苏木成忍不下这口气,便用小刀趁着夜色杀了张绍安。

此前,张绍安去了配电室,发现了未融化完的冰,知道了这场停电是人为。便推测出王柱上楼是为了和苏木成交易。他站在那里思考了一会,蜡油滴落在地上,20:04张绍安给组织发了短信:鸟惊了,快打渔。这是收网的暗号。组织交代张绍安不用管贩毒团伙交易的事。张绍安做完这件事,不敢相信自己能够如此轻松地全身而退。他便把蜡烛扔在了冰块旁。他知道王柱跟着他上了楼,在厕所里藏着。为了不打草惊蛇,张绍安决定摸黑下楼,因为他此前跟妻子交代过要一起走。而李晓晓那边,张绍安也交代了,一定别出门,张绍安很放心她的安全。

却不想一出配电室,就被苏木成偷袭了。但是张绍安却没当场死亡,他认出了苏木成就是刘涛,由于心里满是对刘琳琳的愧疚,再加上他并不想让王柱有所警觉,便让苏木成保护林静赶紧离开这里。苏木成害怕了,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张绍安觉得自己快死了,这一辈子,对不起刘琳琳还有林静这两个深爱自己的女人。他强忍着自己最后的一口气,把苏木成杀自己用的小刀,拿到配电室,用地上的水擦拭干净了刀上的血迹和指纹。还把小刀塞在了蜡烛台里。张绍安做完这一切,想起了妻子还在楼下等着自己一起离开。为了向她发出信息。张绍安从二楼的楼梯上摔下来,发出巨大的响声,引起了妻子的注意。

  今天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是一位玩家分享的《侠客风云传》杭州查案任务凶手分析,跟小编一起来看看这位玩家对杭州凶手是谁是怎么分析的吧!

  关于杭州的查案任务的一些分析,之前曾看到一些讨论,对于谁是凶手大家还有些不同的看法。毕竟官方没有给一个实打实的结局,只是史刚觉得是西门氏所为。我这里打算主要从案件调查过程中的几条线索入手分析一下案情,从而对案件有一个更清楚的认识并以更大的把握来指认凶手。

  首先,虽然有三个人被关押了,但是当铺老板贾二和伙计薛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应该算作一起的,所以这起案子的嫌犯共有两方:当铺和未亡人西门氏。

  其次,从作案动机、作案工具和作案时间来看,双方都满足条件。

  当铺的作案动机是贪图赵镖头的宝刀,西门氏的动机则是长期受到虐待所以杀夫寻求解脱;

  作案工具砒霜双方都买了;

  作案时间午时双方都有可能在镖局。

  不过,事实上根据线索显示,这里的判断有几处存在疑点,我们逐条展开。

  作案动机这里暂时没有问题,我们接下来分析作案工具。根据杂货铺老板的说法,当铺和西门氏都买了砒霜,当铺是近期买的,买了两斤,西门氏原文是说“西门氏可能买过砒霜”。针对这一证词我们去审问嫌犯会得到这样的回复:

  贾二:我买来毒耗子。(毒耗子需要那么多砒霜?)当铺耗子多。

  薛山:买来毒耗子的,现在还剩一斤多。

  西门氏:三个月前买的,毒耗子用。

  三个人都说是毒耗子,这个理由没什么意义,我们在杜康村买砒霜的时候也说毒耗子。其中值得注意的疑点有三:

  一、仵作说赵镖头是被大量砒霜毒死的,当铺买了大量砒霜;

  二、当铺近期买的砒霜,这么快就用了半斤多,而且在被询问的时候会露出慌张神色;

  三、西门氏三个月前买的砒霜,(这印证了杂货铺老板说“可能”,因为时间较远。)到案发的时候剩下的砒霜是否足以构成仵作所说的大量?

  这三个疑点对于作案工具的分析有重要影响,尤其第三条,如果三个月下来剩下的砒霜不够了,那西门氏就会因为缺少作案工具而不可能犯案,应该被立刻释放。遗憾的是,线索没有告诉我们更多,那么只能根据剧情来稍作推测了。我个人倾向于认为西门氏剩余的砒霜足以构成仵作所说的大量,不然这个案子就不用这么麻烦去调查了。而且三个月了杂货铺老板还记得,那肯定是会让他留下较深印象的交易,那么“西门氏三个月前大量买入砒霜”就成为了可以解释杂货铺老板留下印象的合理理由。综上,作案工具这里虽然有疑点,但双方都拥有作案工具应该是可以确定的。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疑点就是当铺老板和伙计的慌张神色,但仅凭慌张神色尚无法断案,毕竟人在被怀疑的时候会慌张也是正常反应,所以慌张神色这一条最多是增加了当铺的嫌疑,还不能定罪。

  总的来说,根据对作案工具的分析,目前当铺的嫌疑更大。

  接下来是作案时间,这里也是本案的重点,事实上我就是从对作案时间的分析上找出了一些关键的线索的。

  根据仵作的说法,赵镖头是午时中毒,午时一刻死亡。由此审问三名嫌犯可以得到如下回复:

  贾二:我在吃饭,吃完饭西门氏就来赎刀了,我平时午时吃饭。

  薛山:案发前一天赵镖头托人送口信说要赎刀。案发当天大约午时,我到了金风镖局,刚到就得知赵镖头已经派人去赎刀了,进去以后也没见到赵镖头。然后在镖局门口遇到趟子手王兆南,我就和他闲聊了几句,接着就回去了。路上没遇到西门氏。从镖局到当铺大约要走一刻钟。

  西门氏:赵镖头走镖回来当天赚了一笔,于是就让我去赎刀,还说等我回来一起吃饭。我巳时开始做饭,午时的时候在当铺和薛山赎刀,赎完刀就回去了。路上没遇到薛山。

  再加上王兆南的证词:我午时整在赵镖头房间不远处遇到薛山,和他聊了几句便回去睡午觉,午时二刻听见西门氏尖叫,发现尸体。

  这几段证词里,有许多问题。

  问题1:西门氏称赵镖头走镖回来当天就让她去赎刀了,而当铺的说法则是赵镖头前一天托人带口信要求上门商谈赎刀的事。

  分析:根据后来揭发真凶时的描述来看,确实是分两天的,但西门氏是一个冷静的人,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所以我更倾向于这是编剧笔误,就像前后分别说赵镖头是带口信和下帖子一样,应该是笔误。

  问题2:西门氏说是去当铺和薛山赎刀,而当铺方面则是派薛山去了镖局。

  分析:要么又是笔误,要么就是西门氏到当铺的时候薛山已经从镖局回来了,然而按照王兆南的说法西门氏在薛山到镖局之前就已经去当铺了,而且西门氏去当铺的路上没碰到薛山,薛山去镖局也没碰到西门氏,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矛盾之处。

  问题3:薛山午时在镖局,没遇到赵镖头就直接回当铺了,按照王兆南的说法当时西门氏已经被赵镖头派去赎刀了,那么就是西门氏在午时之前就已经在从镖局往当铺走,而薛山那时也应该在从当铺到镖局的路上,然而两人并没有碰面。

  分析:这一问题是和问题2关联的,能解释其中之一,就能解释另一个,需要指出的是,要满足这一状况,只有薛山和西门氏在往来当铺和镖局时一直都是同向移动才能实现。

  问题4:西门氏说自己午时在当铺,而王兆南说午时二刻的时候西门氏刚回镖局,但薛山说从镖局到当铺只要一刻钟,这中间有近一刻钟的误差。

  分析:这一问题是我怀疑西门氏的契机,因为根据西门氏午时二刻回到镖局来反推的话,她应该是午时一刻在当铺,午时在镖局,这和前面的许多内容都矛盾。

  问题5:西门氏说自己午时在当铺,而贾二说自己午时吃饭,是吃完饭后西门氏才来的。

  分析:这一问题和问题4联系起来就能发现,说自己午时在当铺是在说谎。

  综合以上五个问题及分析,我们只需要一个假设就可以让后面四个问题全部解决:西门氏午时在金风镖局。

  引入这个条件,故事就可以讲了:

  午时整,薛山到达金风镖局,没有见到赵镖头,但遇到了王兆南,得知赵镖头已经派人去当铺了,于是返回。随后,西门氏离开金风镖局前往当铺,由于西门氏和薛山行走在同一个方向,所以两人并未相遇。此时,贾二开始吃饭。午时一刻,薛山已经回到当铺,贾二也吃完饭了。此时,西门氏到达当铺,和薛山赎刀并返回镖局。午时二刻,西门氏到达镖局,发现赵镖头尸体,王兆南见证。

  于是,我们发现西门氏的证词之所以和其他证词出现矛盾,就是因为她想说一件事:我午时整不在金风镖局。

  午时整,正是赵镖头被下药中毒的时刻。

  回过头来再分析作案动机和作案工具。当铺的作案动机——贪图宝刀而杀人——必须满足一个重要条件:赵镖头要赎回宝刀。而赵镖头要赎回宝刀是在他走镖回来收获了一大笔分红之后才有的想法。也就是说,赵镖头走镖回来当天派人通知当铺,那时当铺才有可能产生作案动机,而第二天赵镖头就遇害了,时间间隔很短。那么,当铺买入大量砒霜就很可能真的是为了毒耗子了,由此当铺的嫌疑有所减轻,尽管他们仍有可能作案,毕竟本来用来毒耗子的砒霜也可以临时用来杀人。相比之下,西门氏的作案动机——长期受到虐待而杀夫——和她的作案工具准备则更可能具有较强的相关性。顺便,从作案能力来看,西门氏向赵镖头下毒也比薛山向赵镖头下毒要容易得多。

  最后,一个比较特别的线索,那就是小乞丐的线索。这条线索其实很莫名其妙,它和案情的直接相关性很差,只是给了一个将部分推理合理化的理由而已。比如有了西门氏很冷静,擅长下棋这一线索,我们可以赋予类似于“西门氏从三个月前就开始准备杀夫”,“西门氏试图嫁祸当铺”,“西门氏的证词强调自己午时在当铺就是为了给自己不在场证明”这样的命题更强的合理性。然而,仅凭这一猜测就断案实在是有点草率。

  经过前面所有的分析,事实上我并无法肯定说出西门氏和当铺到底谁是凶手。因为所有的分析都只是推理,没有确凿的物证和更充分的人证来证明。再加上如果在回复史刚时选择“西门氏是凶手”进行解谜的时候,主角会说是西门氏先离开金风镖局,随后薛山才来到金风镖局的,这样的判断根本没有办法解决“二人没有相遇”和“西门氏向薛山赎刀”这些重要的证词所内含的矛盾。而且最后的解谜过于简单,没有什么推理和证明,而只是陈述了基于某种推理而得出的事件过程,缺乏说服力。

  不过,我目前倾向于认为西门氏是凶手。首先,如我之前的分析,西门氏的证词有关键性的矛盾,明显在掩饰她在案发时间位于案发地点的事实,嫌疑很大。其次,一共只有七条线索,要是小乞丐那条没什么重要意义的话,这条线索我就实在搞不明白为什么要加上了。最后,向史刚回复任务的时候史刚也表明他认为西门氏才是凶手,从一般游戏的剧情模式来说,这就相当于肯定玩家做对了。

  总的来说,这个案件的设计作为一个谜题还是不错的,但是作为一个案件来说就过于粗糙了。比如,对于破案来说极为重要的物证在这个案件当中完全没有,而只有证人的证词可以用来推理,这样破案实在太草率了。而且其中有一些细节已经不能算作是犯人的破绽,而是编剧的失误了。不过,作为一个小支线的谜题任务来说已经很不错了,也不奢求更多了。而且不管选什么都有任务奖励,而且内容完全没差别,就让人没什么好好破案的动力了,也就只有少数的推理爱好者或者强迫症患者会认真思考案件的真相了。

« 上一篇
下一篇 »